<code id='2m6fa'><strong id='2m6fa'></strong></code>

    <i id='2m6fa'></i>
      <span id='2m6fa'></span>
      <fieldset id='2m6fa'></fieldset>
    1. <dl id='2m6fa'></dl>

      1. <ins id='2m6fa'></ins>
        <acronym id='2m6fa'><em id='2m6fa'></em><td id='2m6fa'><div id='2m6fa'></div></td></acronym><address id='2m6fa'><big id='2m6fa'><big id='2m6fa'></big><legend id='2m6fa'></legend></big></address>
        1. <tr id='2m6fa'><strong id='2m6fa'></strong><small id='2m6fa'></small><button id='2m6fa'></button><li id='2m6fa'><noscript id='2m6fa'><big id='2m6fa'></big><dt id='2m6fa'></dt></noscript></li></tr><ol id='2m6fa'><table id='2m6fa'><blockquote id='2m6fa'><tbody id='2m6fa'></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2m6fa'></u><kbd id='2m6fa'><kbd id='2m6fa'></kbd></kbd>
          1. <i id='2m6fa'><div id='2m6fa'><ins id='2m6fa'></ins></div></i>

            從《奇葩說》到《樂隊的夏天》,“米未”一次必須嘗試的冒

            • 时间:
            • 浏览:14

            本文由娛樂(niuhzan.com)整理發佈


            作者 | 劉春超
            在好奇、期待、懷疑的目光中,《樂隊的夏天》上線瞭。
            從《奇葩說》第五季就表現出強烈求生欲的米未團隊,今年又進行瞭全力以赴的新嘗試:一檔以樂隊為主角的原創音樂綜藝。
            這場匯集瞭樂隊圈最強陣容的大聯歡需要說服很多人搖滾樂迷們對綜藝的正面價值一向抱有懷疑;大眾對有質量的樂隊節目期待已久;而對於熟悉《奇葩說》的觀眾和業內人士而言,一向以語言類節目見長的米未能否在新題材、新形式中以自己的方式再次立住,則是他們關註的重點。

            風險的確存在。但站在米未的角度,這種冒險有其必要意義。
            從內容創作的層面,樂隊題材積聚瞭米未一向尋求的綜藝的真實和新穎 樂隊們的生活百態和悲歡離合,比刻意的編劇更具打動人心的真實性;而樂隊成員之間基於共同的熱愛而產生的長久牽絆,是區別於親情、愛情的非典型親密關系,其復雜多變的形態也提供瞭更多新鮮感。
            從實際操作的層面,米未看到瞭通過樂隊競演來開辟新綜藝方法論的可能《奇葩說》時代積累的經驗需要被更新,而音樂表演需要最大限度還原演出的現場感和互動感,這其中需要克服的技術門檻和內容設計,也讓米未得以訓練與語言類節目不同的掌控力。
            而從公司的發展層面, 邁步從頭躍是無法回避的宿命超級網綜時代,內容爆發和成本抬升讓競爭成倍激烈,節目制作和傳播方式也在急劇變化。已有IP的價值雖然已經穩固,但內容公司必須掙脫低端自我復制的陷阱,培育可持續的內容生產力和創新能力。
            也因此,每一次嘗試都必須全心投入。大平臺可以差異化佈局,反復試錯。但這不是內容公司的生存邏輯,我們沒有那麼多資源,還是要集中精力沖頭部。米未聯合創始人CCO、《樂隊的夏天》總制片人牟頔對《三聲》表示。
            突圍的結果充滿瞭不確定性,但代價與回報清晰可見:失敗雖然會擠壓米未作為創作者的試錯空間,但不至於性命攸關;而假若成功,米未將進一步證明自己持續產出爆款的內容能力,並且在《奇葩說》之外,開辟一個全新的、能夠長線運營和全面衍生的IP。
            在這個過程中,米未期待自己能展現態度、制造樂趣,打破過去種種固有印象的束縛。截至目前,剛上線不到一天的《樂隊的夏天》在愛奇藝風雲榜總榜上已經超過《極限挑戰第5季》排名第九,而在飆升榜上更是已經沖到瞭第一的位置。
            做內容,首先還是要自我表達。牟頔說,我們重視用戶的反饋,但如果隻服務過去喜歡你的人,你可能會止步不前。早在《奇葩說》的時候,我們就在圍繞新用戶做突破瞭。
            01 | 非典型親密關系
            牟頔至今仍記得帶著《樂隊的夏天》前去愛奇藝提案的緊張感。
            做樂隊節目是一個突然的決定,團隊定下這個方向時,距離跟平臺的提報會議隻剩下一周的時間。之前花費數月準備的其他內容一夕之間被全部推翻,圍繞著《樂隊的夏天》,團隊用這7天制定瞭初版方案其中沒有包含諸如賽制的操作細節,隻闡述瞭節目的誕生契機、制作目標、團隊的優勢。
            當時都說瞭哪些內容?
            主要是這個題材本身的價值,以及它能夠做成的原因和可以延展的空間。
            在米未團隊看來,樂隊題材的核心價值,在於它的獨特性和真實性。
            獨特主要在於樂隊成員之間的關系一種基於理想和熱愛、難分難解的非典型親密關系。對於這種關系的註意,米未內部有一個廣為流傳的故事:一名95後的女生在面試中提出瞭周末兩天不加班、1年隻工作11個月的要求,理由是自己要參加樂隊排練,為此甘願忍受事業上諸多的限制。
            這種荒誕中的赤子之心激發瞭團隊的好奇。團隊開始瞭解關於樂隊的一切,組過樂隊的臧鴻飛分享瞭一個故事:
            那是一次持續幾十天的巡演。5個樂隊成員擠在一輛考斯特上,在演出和演出之間疲於奔波。時間一長,大傢一看見彼此的臉就煩,臧鴻飛沒忍住這種煩躁,隊員之間的怒火和爭吵一觸即發。但他立刻就為這種沖動感到後悔為什麼要對相依為命的夥伴口出惡言?自己明明也離不開他們。
            這個故事給牟頔留下瞭很深的印象。世界上最不應該在一塊的幾個人非要在一塊兒,偶爾互看不順眼,但又無比地彼此需要,這種關系太特別瞭。在她看來,樂隊裡包含親情、友情甚至愛情,但又與這些關系都有所不同,每個成員都是獨立個體,但又能產生奇妙的化學反應有的樂隊圍繞著一個領導者;有的樂隊成員之間旗鼓相當;也有的樂隊在吵吵鬧鬧中共同成長。
            在這樣一個反復強調我、我、我的時代,有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有這樣一段親密關系,更在意我們,是一件非常令人向往的事情。

            盤尼西林樂隊
            這種向往感,讓牟頔發現瞭樂隊題材的價值,而隨著對樂隊瞭解的深入,這個群體展現出的真實性,讓團隊看到瞭可供挖掘的潛力。
            團隊發現,樂隊成員都有著鮮明的性格,不走尋常路的人生選擇讓他們帶有獨特的直率和魅力;而每一支樂隊的背後都有著層次豐富的故事:對理想的堅持,一拍即合的熱愛,也有數不清的離合悲歡錢、愛情、創作權、音樂理念很多原因都可能導致樂隊的分道揚鑣。這些生動復雜、飽含喜怒哀樂的故事需要一個舞臺,去走進大眾視野。
            綜藝本身是一個非虛構的東西。再好的編劇都編不出這麼多真實的故事來,人設、動機都已經存在,隻等待你去挖掘,這跟《奇葩說》第一季特別像不是我們創造瞭什麼東西,他們的能量本身已經在那兒。當時我們就覺得,真的挖到寶瞭。
            令人向往的親密關系所帶來的真實感和感染力是跨越時代的。牟頔記得新褲子的主唱彭磊曾帶來一支自己拍攝的紀錄片,記錄著20年來樂隊的所有重要的瞬間,其中最早的畫面可以追溯到1998年的一個防空洞內,那是樂隊第一次排練的地方。片子放完後,團隊中很多不是樂迷的人也哭瞭,就覺得這個能量太大瞭,特別真實。
            大能量讓樂隊綜藝進入瞭米未的內容創新庫。在這個內容庫中存在過許多備選方案,之前最受團隊重視的是喜劇綜藝。我們一直想做關於喜劇的東西競演類、選秀類,甚至去年SNL出來之前,我們也考慮過做美式喜劇。但每一個方向都似乎還缺少那個真正決定性的契機。
            相比之下,樂隊綜藝具有更大的挖掘潛力和成長空間:目前業內關於樂隊的綜藝寥寥無幾,相關頭部IP的空缺意味著更寬松的競爭環境;而當前中國生存著幾千支樂隊,早已構建起一個飽滿、活力十足的生態,這些樂隊處於有待挖掘的狀態,也為節目的長線發展提供瞭充足的資源供給。
            這一次,團隊內部迅速且果斷地達成瞭共識做一檔以樂隊為主角的表演類綜藝。
            米未團隊將這些思考的角度一一闡述給提案現場的平臺高層,牟頔說得心潮澎湃,而大傢一言不發,看上去並沒有受到這種情緒的感染。
            但沒想到,反轉就在於,理性的高管們最終一致同意這個項目立項,大傢似乎也被什麼東西戳中瞭。
            02 | 樂隊的方法論
            早在節目進入籌備期之前,不少朋友和同行就勸過牟頔放棄這個方向。都說樂隊是眾多音樂節目裡最難操作的形態,說實話,放在四年前我自己可能都會慌。牟頔解釋說,難點一在於人,二在於技術。
            首先要解決的是陣容問題。音樂圈對於綜藝的成見由來已久,為瞭最快打開局面,團隊首先去接觸以摩登天空為代表的音樂公司,他們的支持帶動瞭樂隊的參與,摩登旗下的好樂隊幾乎都談瞭。
            米未內部也針對樂隊知識進行瞭大量的補課。導演們接受瞭三輪系統的音樂培訓,大范圍搜索和消化資料:聽歌、看演出、列Not-to-do List,每支樂隊準備四個小時的前期采訪。
            在完整名單中,31支樂隊覆蓋瞭不同音樂類型,還跨越瞭70後、80後、90後三個代際:資歷最老的面孔樂隊成立於1989年,而盤尼西林樂隊的鼓手出生於1999年。牟頔認為,層次豐富的陣容能讓不同的群體都能找到自己喜歡的內容,同時也能讓觀眾領會某種共性的人格魅力。
            他們身上共有的勇敢、真實,是超越瞭個體特殊性的,我相信觀眾對於這樣的真實有先天的敏感度。牟頔告訴《三聲》31支樂隊是導演組從上千支樂隊中挑選出來的。

            青年小夥子樂隊
            其次要解決的問題是現場音效的還原。對於表演類綜藝而言,現場的氛圍和節奏至關重要,而這種氛圍經過屏幕的阻隔,勢必會產生衰減。如何最大程度上降低這種衰減,團隊內部就空間選擇、舞臺搭建、環境設置進行瞭無數次討論。
            為瞭更好地聚氣,導演組選擇瞭燈光和音響更易展示的聚合型舞臺,排除瞭空曠露天的草地和空蕩蕩的大舞臺;舞臺高度從通常的1.6-1.8米降到瞭1.4米,方便樂手與觀眾互動;為瞭臺上臺下能更好地形成更深的共鳴,舞臺兩邊專門為觀眾設計瞭提詞器。在第一期的正片開始前,節目組特意提醒觀眾要使用耳機或者音響觀看,努力塑造最為接近現場的音樂品質。
            在人和技術之外,節目呈現形式的設計也是重中之重。《奇葩說》讓米未明白,將節目和觀眾直接聯結的是內容的可看性,而不是綜藝的類別。它首先得是一個好看的節目,得有起承轉合,有懸念,有抓住觀眾的鉤子,這是綜藝的前提。
            在吸引觀眾方面,比賽有天然的優勢,競演的形式很快被確定下來。
            這種基於綜藝的可看性也必須兼顧節目的價值呈現要展現樂手的真實,讓樂手們有充分的空間去施展個性;同時又要釋放親密關系的張力,展現這種非典型的新鮮感。
            為瞭體現真實,團隊在節目中保留瞭許多樂隊溝通的內容,例如旅行團成員們相互插科打諢,和馬東、高曉松等超級樂迷的互動。那些能夠體現樂隊性格和人物特點的片段被盡量剪入正片,幫助觀眾建立對不同樂隊的認知。表演之外的談話部分,都是為這件事服務的。

            旅行團樂隊
            此外,創作團隊希望通過賽制來為樂隊設立共同的目標在完成目標的過程中,成員之間的關系能自然而然地流淌。比如,在後續的節目中導演組設置瞭經典改編等環節,不同形態的樂隊呈現出瞭不同的決策過程。有的樂隊就像傢庭,大傢商量著來;有的一個人拍板就定瞭;有的幾個人來回吵架,一個禮拜也定不瞭。
            表演類節目某種程度上是資源消耗型的,《中國好聲音》《歌手》都曾遇到類似問題。而對於米未來說,《奇葩說》時期,團隊通過增設線下海選來吸納新鮮血液。到瞭《樂隊的夏天》,牟頔寄希望於節目的品牌效應和樂隊生態的持續更新。
            第一季為瞭打響品牌,我們邀請瞭很多有名氣的樂隊。節目如果能做起來,我們還是期待更多新面孔。優秀的樂隊本身在源源不斷的出來,如果有第二季,他們也許就來參加瞭,都是有可能的。
            也有遺憾。在第一期節目中,面孔樂隊的表演,以及對其在紅磡與魔巖三傑一起演出的回憶把所有人拉回瞭那個光芒萬丈的年代,成為整期的情緒高潮,但最終僅獲得126票的成績,在首期演出的11支樂隊中排名第六(位列第一的旅行團樂隊得票數為154票)。
            在這126票中,超級樂迷和專業樂迷幾乎都給瞭滿票,但100人的大眾樂迷僅有43人投票。這讓牟頔有些後悔沒有將投票比例直接呈現出來,使得樂迷們的標準無法被觀眾直接感知到,導致現場的緊張氣氛和觀念碰撞打瞭折扣。
            但在接下來第三階段的錄制中,節目組及時調整瞭這一細節,讓觀眾可以對不同樂迷團的審美、觀點有充分的認知。也可以更多觸發可以破壁的話題點。牟頔說,她依然堅持從《奇葩說》延續下來的價值觀世界應該是多元的,有爭議本就是好事,重要的是所有人都能真實地表達。
            圈子就在那裡,音樂人就在那裡,他們都是活生生真實的人,你應該更多去理解和觀察他們,提供養分和舞臺,而不是束縛和圈定方向。牟頔希望節能夠呈現出什麼是樂隊。如果有更多的樂隊加入進來,有年輕人願意在生活中去摸一摸吉他,就已經是最大的意義。
            03 | All In創新
            為什麼要給我看這麼多現場觀眾的反應?我有自己的判斷,不需要他們告訴我哪個表演好。這是在《樂隊的夏天》某場觀眾看片會後交流的一幕。對於團隊在樂隊演出過程中剪輯瞭太多評論鏡頭,有觀眾明確表達瞭自己的不適,感覺情緒被脅迫瞭。
            這是牟頔和團隊沒有預料到的。他們原以為這類細節能夠更好地烘托氛圍,但經過提醒,才發現是自己陷入自嗨。
            用戶調研是米未自我修正的重要方式。去年,《奇葩說》第五季錄制前,導演組就曾采集上千名用戶進行大規模的用戶調查,並通過前四季在愛奇藝的後臺數據進行瞭用戶行為的研究。
            而對於全新的《樂隊的夏天》,導演組采用的則是小型看片會+行為記錄的驗證方式,每輪12個觀眾集中看片,導演在一旁全程觀察,並在結束後進行一對一采訪。觀眾哪裡皺眉瞭,哪裡笑瞭,哪裡開始玩手機,都有很重要的參照意義。
            用戶不會提前告訴你他喜歡什麼,你隻能通過測試知道他不喜歡什麼。在牟頔看來,用戶調研的邏輯在於證偽。基於這種方法,團隊在後期對成片一直在進行修改,直到導演專業判斷和用戶反饋的最大程度共識。
            牟頔強調這種應變能力。作為公司的CCO,她全程參與著《樂隊的夏天》制作,請來瞭經驗豐富的剪輯團隊,一起加班加點處理大量素材,其中包括正片,也包括短視頻、純享版等多個不同的內容呈現形式。

            反光鏡樂隊
            做《奇葩說》頭幾季時,團隊隻需要出一個正片和幾個cut。到瞭《樂隊的夏天》,一期節目要配幾十條、上百條短視頻,分發到各個渠道和場景。牟頔說。
            這背後是整個網綜環境的變遷。2014年《奇葩說》出現時,網綜還是個不被重視的概念,這意味著巨大的成長空間、機遇藍海,以及較低的制作成本。
            而不過5年時間,行業已經發生瞭翻天覆地的變化,頭部內容競爭進入白熱化。根據藝恩數據統計,2018年,新播國產網綜數量為162部,投資規模達到瞭68億。而網綜的平臺分發屬性,讓這種競爭更加激烈。觀眾不愛看立刻就會關掉,沒辦法留住,非常殘酷。
            面對這樣的超級網綜時代,作為內容公司的米未不僅需要更加靈活的應變能力,也必須通過作品證明自己具有可持續的、跨類型、跨領域的創作能力。而此前《奇葩說》遭遇過的問題,也催促團隊生產新的作品。經過數次嘗試,米未確定瞭自己的定位:要做長視頻、要沖頭部綜藝。
            這樣的結論一方面基於此前的短視頻試水,包括《透明人》在內的幾檔節目沒有打開新局面短時間、快節奏的內容制作,無法實現IP價值;用戶碎片化的瀏覽習慣,讓內容制作很難沉淀出品牌效應;而基於MCN銷售走量的變現模式,則更趨近於廣告公司。這些都不是米未這傢內容公司的生產邏輯。
            而對頭部綜藝的沖擊則是基於公司資源體量的判斷。視頻平臺巨頭可以從頭部、腰部進行豐富的內容佈局,有批量嘗試、以小博大的資本。但對於內容公司來說,這過於奢侈。我們沒有那麼多的資金、資源和人力儲備去做各種嘗試,試錯的成本不能超過公司總儲備的25%,要做就得沖頭部。牟頔解釋道。
            馬東和牟頔曾特意前往光線傳媒拜訪。光線副總裁李曉萍提醒她,內容公司最容易陷入低端自我復制。她說一個東西成功瞭,就拆開團隊再做九個一樣的出來,期待10倍的成功,但最後發現還是隻有第一個賺錢,這就是妄念。
            《奇葩說》後,團隊曾嘗試過包括《黑白星球》《拜拜啦肉肉》等在內的幾檔節目。牟頔認為它們在一定時期內為團隊贏得瞭喘息的空間,但是在如今的新形勢下,已經不能成為繼續前進的方向米未必須做出一檔真正意義上的新節目。
            《樂隊的夏天》成為最理想的創新選擇。米未保持著全員all in的狀態。對於這檔新節目,團隊希望它具有長線發展的生命力牟頔很早就意識到,爆款的意義在於時間維度上的延續,真正的爆款能夠支撐公司長達幾年、甚至十幾年的生命力。
            對於《樂隊的夏天》,短暫的紅極一時並不是全部目標。如果它能夠成為紮實的品牌IP,帶來的將是長久的生存資本、新的變現模式,以及更豐富的想象力。米未也將證明自己持續在不同領域創造優質內容和長線IP的能力這在當下的綜藝行業是極其稀少的。
            已經手握《奇葩說》的米未有足夠的試錯空間,但牟頔和團隊的心態依然謹慎而務實。我真實的希望就是節目能平平穩穩順利的播完、不要有硬傷,不要犯低級錯誤,能夠達到基本的預期,就足夠瞭。
            牟頔思考瞭一會兒,又補充說:如果觀眾覺得足夠新穎,如果樂手們能看到我們的誠意,看到這個節目沒有傷害樂隊,我還是希望能有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