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oaj0i'></i>

  1. <tr id='oaj0i'><strong id='oaj0i'></strong><small id='oaj0i'></small><button id='oaj0i'></button><li id='oaj0i'><noscript id='oaj0i'><big id='oaj0i'></big><dt id='oaj0i'></dt></noscript></li></tr><ol id='oaj0i'><table id='oaj0i'><blockquote id='oaj0i'><tbody id='oaj0i'></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oaj0i'></u><kbd id='oaj0i'><kbd id='oaj0i'></kbd></kbd>
  2. <acronym id='oaj0i'><em id='oaj0i'></em><td id='oaj0i'><div id='oaj0i'></div></td></acronym><address id='oaj0i'><big id='oaj0i'><big id='oaj0i'></big><legend id='oaj0i'></legend></big></address>

  3. <ins id='oaj0i'></ins>

    <i id='oaj0i'><div id='oaj0i'><ins id='oaj0i'></ins></div></i>
    1. <dl id='oaj0i'></dl>

      <span id='oaj0i'></span><fieldset id='oaj0i'></fieldset>

      <code id='oaj0i'><strong id='oaj0i'></strong></code>
        1. 中國追捕潛逃幾內亞“紅通”犯 當地法官要求不判死刑

          • 时间:
          • 浏览:17

            “我對裴健強的感情很復雜,不知是該怨他還是該感謝他。作為案件承辦檢察官,為瞭抓住他,我不得不遠渡重洋,飛赴埃博拉疫區。但也正是這次跨國追逃,給瞭我職業生涯裡最榮耀的時刻。”近日,在北京市西城區檢察院會議室,該院職務犯罪偵查局主任檢察官李懷玉喝下一大口茶水,開始向記者講述追逃背後的故事。

          4名警察為舉報人“站崗”

            2015年5月,李懷玉和同事出差東北,在約定的酒店裡等候舉報人。門鈴響起,門口站著4名警察,要求出示證件。查驗過後,警察打電話說:“你上來吧,我們幫你查驗過瞭,確實是北京來的檢察官。”

            原來,瞭解到裴健強是紅色通緝令的追逃人員後,舉報人受在幾內亞的直系親屬委托,打電話提供瞭追逃線索。舉報人聽說裴健強“涉黑、很有勢力”,所以為瞭自身安全,就先報瞭警。在這次與舉報人的交談中,李懷玉和同事瞭解到裴健強在幾內亞的基本情況和住址。

            情況層層上報,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國際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決定,派出追逃小組赴幾內亞。考慮到當時幾內亞正值總統大選期間,國內政局動蕩,出發日期定在瞭2015年12月。

            12月初,李懷玉開始做接種疫苗等各項準備。遠赴埃博拉疫區,聽著醫務人員告知的註意事項,李懷玉坦言:心裡有些害怕。“但這些不能告訴傢人,傢人知道的越多,就會越擔心。把醫生的話牢牢記在心裡就行瞭。”

            在赴幾航班上,追逃小組一行7名中國人非常引人註意。同機的乘客試圖和他們聊天,還有人給他們拍照。李懷玉心裡有點打鼓,作為裴健強涉嫌貪污案的辦案檢察官,裴健強應該認識自己,萬一有人發照片走漏瞭風聲怎麼辦?接機的使館工作人員也註意到,同機乘客對追逃小組很好奇。

            一到大使館,追逃小組就跟大使立即召開會議,商量對裴健強實施抓捕。由於大使館之前做瞭大量的溝通鋪墊工作,大使順利地聯系到瞭幾內亞國土安全監察局局長。

          抓捕選擇在平安夜進行

            抓捕時間定在當地時間平安夜,由當地警員實施。那晚,追逃小組的人圍坐在一起焦急地在酒店等消息。幾內亞全國有三分之二的地方不通電,一旦裴健強逃跑,後果不堪設想。李懷玉回憶說,大概晚上10點半左右,大使館打來電話,說人抓住瞭。所有人如釋重負,北京市檢察院反貪局大要案指揮中心副主任韓軍特意打開瞭一瓶從國內帶去的二鍋頭。

            12月25日上午,在幾內亞國土安全監察局的會議室裡,追逃小組成員第一次見到瞭裴健強。裴健強被兩名警員押進會議室,他顯得異常興奮,第一句話就是:“我可見到你們瞭,我也想回國瞭。”

            李懷玉是唯一一個與裴健強有過接觸的追逃小組成員,他問:“老裴,你還認識我嗎?”“我記得,這幾年你變老瞭。”裴健強曾找機會小聲地問李懷玉:“我父親去世瞭嗎?”正是這句話讓李懷玉唏噓不已。裴健強逃亡的6年中,不敢跟傢裡人聯系。一邊打工一邊學法語,日子很不好過。裴健強對李懷玉說,如果早知道逃亡生活是這樣的,打死也不跑。“這應該是他的心裡話。”李懷玉說。

            裴健強被抓時穿著短衣褲,看守所的一夜讓他被咬瞭很多包。當地很多蚊子攜帶致病菌,為瞭保證裴健強的身體健康,追逃小組的人特意為他買來長衣褲,並把從國內帶的防蚊霜給瞭他。

            當天,回到大使館,大使和工作人員都很高興,說使館後面有塊空地種瞭些韭菜,包頓餃子慶功吧。就這樣,李懷玉他們遠在非洲吃到瞭一頓韭菜餡餃子的慶功宴。

          談判才是真正的考驗

            吃完慶功宴,真正的考驗才剛剛開始。

            追逃小組本想一鼓作氣,辦完所有手續盡快回國。可當地聖誕節後就是周末,當地法官在周末是休息的,並且也不接電話。要找法官辦理手續,必須等到周一上班。回國的行程被耽擱瞭下來。

            12月28日一早,李懷玉等人去見幾內亞的辦案法官。那天,李懷玉特意在檢察服上別上瞭一枚國旗徽章,“這次我不是代表我個人,我是代表中國的檢察官。”

            李懷玉講到瞭一個讓他記憶猶新的細節。檢察官在幾內亞的司法體系中非常受尊重,當翻譯介紹李環玉的檢察官身份時,當地的法官特意擺擺手說,你們稍等,中國來瞭檢察官,我們也要請出我們的檢察官參加會議,這樣才對等。

            整個談判過程異常艱難。當地法官要求中方作出承諾,不能判處裴健強死刑和終身監禁,並且表示引渡程序可能需要半年左右的時間。 李懷玉向當地法官詳細介紹瞭中國的司法體系和檢察制度,指出中國是一個法治國傢,會通過嚴格法定的程序對裴健強作出公正的判決。溝通的過程使得當地法官對中國的法治有瞭充分的瞭解和信心。而裴健強也表達瞭願意回國接受審判的強烈願望。

            最終,當地法官表示支持裴健強回國接受審判。12月29日下午,李懷玉拿到瞭幾內亞司法部門出具的法律文書。

            此時,回中國最近的航線隻有4天後的機票瞭。為瞭盡快押解裴健強回國,外交部做瞭大量溝通工作,追逃小組輾轉5國,得到瞭多國駐外使領館的幫助和配合。“跨年夜我們在埃塞俄比亞轉機。我國駐埃塞俄比亞大使親自到機場接機。我們走下飛機時,機場裡的人正在齊聲倒計時迎接新年的到來。”

            “臨行前,我特意在中國駐幾內亞使館的國徽下照瞭一張相。人在國外,才深切體會到祖國的分量。祖國強大瞭,身為一名中國的檢察官感到由衷的自豪。”說這話時,記者看到李懷玉的眼睛有些濕潤。

            2014年9月全國檢察機關職務犯罪國際追逃追贓專項行動部署以來,全國檢察機關加強協作配合,綜合運用各種有效措施,已從29個國傢和地區勸返、遣返、緝捕潛逃境外的職務犯罪嫌疑人108名,涉案金額12億元。其中,勸返70人,遣返3人,邊檢截獲16人,犯罪嫌疑人更名改姓後潛回國內被抓獲的5人。在歸案的108名職務犯罪嫌疑人中,潛逃10年以上的31人,20年以上的7人。涉案金額500萬元以上的24人,占總數的22%。經反復勸返後主動歸案的70人,占64.8%。